670_a3626

“士子莫非一招都没有记住?”莹莹狐疑道。

苏云哈哈大笑:“怎么会呢?莹莹,我的道花长势真好,嗯,真好……”

他终于体会到被扎心的痛楚。

这次仙界之门下的遭遇,带给苏云的好处难以想象,他虽然被紫府操控,去迎战诸帝神通,但同时眼界见识也被提高了不知多少,亲眼见证“自己”与帝级的神通争锋,见证“自己”如何运用先天一炁去破大帝的道法神通!

每一招,每一式,都带给他莫大的震撼,莫大的感悟和提升!

这就是他能在短短时间内修成两朵道花,第三朵道花也将盛开的原因!

但是他主要去参悟先天一炁的道法神通,因此才能快速炼就第二朵道花,对于大帝的道境和神通却是没有去参悟。

当然,就算他去参悟记忆,也肯定没有莹莹记得多记得全。莹莹毕竟是本书,记下来就不会忘记,而且记忆速度也是快得难以想象,换做他肯定会一边理解一边记忆,必然会有许多疏漏。

这就是他不如莹莹的地方。不过莹莹在领悟参悟方面却有着天然的不足,也需要苏云将她记录下来的东西参悟透彻,她才能理解。

苏云向外张望,只见两座紫府大战金棺,已经到了胜负已分的程度!

金棺固然强横无匹,但是这两座紫府将其他五府中的先天一炁调去壮大自身,在底蕴上已经不比集合一个时代和历代大帝加持的金棺弱,再加上这两座紫府互为倒影,一正一反,配合起来,威力比两座相同的紫府还要大数倍!

这正应了裘水镜与苏云的分析,先天一炁就是一条直线,直线两侧,可以衍生出无穷道法神通,两侧的道法神通互为倒影,形成完全的正和反。

草莓乖乖女湖边夕阳下美拍

正与反相遇,不会湮灭,反而会迸发出远大于一加一等于二的威能!

苏云观摩两座紫府与金棺的争斗,突然想到关键:“我的黄钟神通同样是以先天一炁为基础,那么黄钟神通是否也可以存在正和反?”

他想到便做,当即在紫府中尝试演化完全相反的黄钟,然而他随即发现自己还是小觑了逆神通的观想和修炼。

黄钟神通看起来就是一口大钟,简简单单,复杂的只是九层环之间的运转和换算方式。

然而真正复杂的是符文烙印中所蕴藏的知识,最简单的仙道符文的构成,便需要格物三千六百种不同的神魔,将这些神魔的肌、理、筋、脉、血、液、心、脏、腹、鳞、眸、须、鬃、爪、骨、气等方方面面都要格物一遍!

最重要的是,参悟出每一个神魔所代表的天地元气和大道!

而逆神通便是神魔所代表的天地元气和大道是完全相反,神魔的构造也完全相反!

假如镜中的世界也是真实的话,你站在镜子前打量镜中的自己,觉得镜中的你与现实的你一模一样,然而镜中的你与现实的你却是最大的相反数!

在本质上,你与镜中的你除了视觉上很像之外,没有任何共同点!

“逆神通该如何修炼?”

苏云细细思索,突然灵光一动:“是了,我假如重构这些仙道符文的话,恐怕要浪费无穷无尽的精力,也未必能修炼成逆神通。我的紫府也是一左一右,左侧的紫府和右侧的紫府互成正反。从左侧紫府和右侧紫府中诞生的先天一炁却没有任何区别。也就是说,我只需要神通出自两座紫府,便可以形成正神通和逆神通!”

他心头怦怦乱跳,他的灵界中也有钟山烛龙,烛龙也有双眸,左右眼眸中的紫府正是互成正反!

从前,他都是调动先天一炁,直接化作神通,而从未去想过神通出自哪里。毕竟两座紫府所出的先天一炁都是一样的,紫府虽然有正反,但先天一炁却无正反。

而倘若神通出自紫府,那么正神通和逆神通便可以迎刃而解!

外面,那口金棺被两座紫府打得摇摇晃晃,就在此时,紫府一道紫光斩过,炫丽无匹,将那金棺上缠绕的锁链斩断!

苏云刚刚参悟出如何施展逆神通,便听得天崩地裂,急忙向外看去,但见那口金棺赫然摆脱了锁链,从仙界之门下飞出!

苏云顾不得参悟,急忙快步来到第一紫府的门口!

只见那口金棺一边急速飞行,躲避两座紫府的追杀,一边霞光大作,抵挡两座紫府的攻击,同时棺椁铮铮作响,一根根锋利无匹的棺材钉从中激射而出!

那些棺材钉赫然是四十九口金色的仙剑,剑身尾端到剑柄处极为粗壮,没有开锋,前端却极为纤薄锋利!

仙剑一口接着一口从棺材板中射出之时,锋利的剑芒顿时光耀牛斗,穿破星际,锋芒之盛,还在苏云所见过的最强剑,武仙人的劫剑之上!

不过下一刻,那一口口仙剑便呼啸飞走,剑光一闪,便自消失不见!

这些仙剑早已通灵,剑中的大道孕生出灵性,类似性灵,但依循于其蕴藏的道来行事。

剑灵脱困,自然是第一时间逃遁!

“士子,那些剑非同小可!”

莹莹指向一口口仙剑飞去的方向,兴奋道:“你还缺少一口仙剑!咱们追上去!”

苏云立刻催动青铜符节,笑道:“一口仙剑哪里能够?若论速度,符节第一!这些仙剑一口也休想跑掉!”

符节的速度刚刚提升上来,突然顿住,一动不动。

苏云心中一惊,急忙向后看去,只见仙门下悬挂着的锁链如同腾挪变化的蛟龙,张牙舞爪,锁链的一段将青铜符节锁住!

苏云心中一惊:“这锁链也是通灵的宝物……糟糕!它为何锁住青铜符节?”

莹莹连忙大声道:“这是青铜符节,不是金棺!”

苏云催动符节,猛地变大,符节顷刻间变化作长达数千里的手指,将锁链撑开,随即猛地缩小,长达两丈,载着苏云和莹莹呼啸而去!

莹莹松了口气,笑道:“区区挂棺材的锁链,还想锁住我们?”

苏云笑道:“不可小觑了它,它毕竟锁住金棺,免得金棺逃脱的……”

他说到这里,不由毛骨悚然:“这锁链连金棺这等恐怖的至宝都能锁住,更何况符节?我们可能没有逃出锁链的掌控!”

莹莹急忙探头向符节外张望,只见那锁链不知何时已经从仙界之门上脱落,此刻像是个辫子,被符节拖着跑!

那锁链抖动,仿佛金色的游龙,忽然猛地向符节中钻去!

莹莹连忙叫道:“士子小心!那锁链钻进去了!”

符节中传来苏云的闷哼:“我知道……”

莹莹看到那金色锁链自动解开,不再缠绕符节,急忙缩回头,待她看清符节中的一切,不由神色呆滞。

只见苏云站在符节的入口处,面色铁青,一动不动,只有眼珠子在骨碌碌的滚来滚去。

他的身上,那金色锁链变得细小,缠绕住他的身躯,甚至连四肢也被盘住。

莹莹连忙飞上前去,没有发出任何声息,伸出手打算把锁链解开。

突然那锁链缓缓抽紧,苏云连忙道:“别动!”

莹莹停住。

那锁链也不再缩紧。

莹莹勉强笑道:“士子,它可能把你当成金棺了。”

苏云战战兢兢:“绝不可能,这等宝物应该可以分得出金棺和人。”

莹莹不解道:“那么它为什么缠上你?”

那金色锁链在苏云身上缓缓游走,似乎是在试探苏云有没有危险性,渐渐地,锁链又缓缓放松下来。

苏云猜测道:“它可能是打算搭个顺风车,借我们的速度,去追击金棺吧。它被炼制出来,便是为了锁住金棺,现在金棺逃脱,它恪尽职守,自然要寻回金棺依旧把它锁住。”

他试探着活动两下,金色锁链并没有其他动作,似乎已经适应了他的身体,这才松了口气。

莹莹纳闷道:“棺材钉化作仙剑,得到机会便跑路,金棺挣脱锁链便逃走,这锁链是死脑壳么?竟然不知道变通……”

哗啦!

小书怪天旋地转,被苏云身上游出的金链倒吊起来,悬挂在符节入口处。

莹莹大小变化,努力挣扎,左右蹦跶,书页都掉了好几张,却始终挣扎不脱。

过了片刻,小书怪只好认命,乖乖的被吊在那里,叫道:“士子,金棺和紫府的战斗怎么样了?我看不见!”

那金链缓缓的把她转了半圈,莹莹看到前方,那口金棺还在一边逃遁,一边挣脱“棺材钉”,一边抵挡两大紫府的进攻!

一口口仙剑破空而去,飞入第七仙界的宇宙各处,锋芒划破星空,令人惋惜不已。

莹莹惊声道:“金棺松脱那些仙剑,难道是打算光着膀子跟紫府拼命?”

苏云催动符节,在后方追击,认定一道剑光呼啸而去,推测道:“金棺吃亏了,认为自己可以打得过紫府,但是棺材里镇压着一个强者,分散了它的实力。现在它打算把这个强者是释放出来,减轻负担,这样才能发挥出他全部的实力。”

正在此时,金棺的棺材板突然飞起,绚烂无比的光芒爆发,让苏云和莹莹眼前一片雪白,什么也看不见!

与此同时,宏大无比的道音嗡鸣,震荡,让苏云和莹莹气血沸腾,血液竟像是被烧开了一般!

他们体内的大道突然沉寂下来,寂寂无息,根本无法抵抗这道音!

“玉太子!”

苏云爆喝一声:“护我周全!”

玉太子从他灵界中飞出,羽翼张开,将青铜符节覆盖起来,然而那道音和光芒愈发剧烈,震荡之间,玉太子惊骇的看到自己的身体竟然从劫灰怪向血肉之躯飞速转变!

“主公!”他看向苏云,眼中露出骇然之色。

苏云视线恢复,立刻看到玉太子的变化,当玉太子从劫灰怪向血肉之躯转变时,他的肉身开始溃烂,破碎,即将彻底葬身在这奇异的光芒和道音震荡之中!

苏云不假思索,取出仙后玉盒,猛地将玉盒祭起,玉盒打开,将所有人悉数吞入盒中!

玉太子落入盒中,血肉便立刻向劫灰转变,很快便又恢复成劫灰之躯,而苏云和莹莹也立刻感应到自己的大道和元气重新活泼起来,这才松了口气。

“主公,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玉太子刚刚说到这里,却见苏云的眼睛紧紧盯着玉盒的一面墙壁,眼神中充满了惊恐,急忙回头看去。

玉盒内的空间广阔,这玉盒乃是仙后娘娘的宝物,帝君炼制得宝物自然非同小可,当初把苏云困在玉盒中,借助混沌大帝的牵引才逃脱出去。

后来玉盒被苏云用来储存幻天之眼,用来隔绝幻天之眼的威能。然而就是这样一件宝物,此刻盒子内壁却在浮动酥软,开始消融!

“不好!”

玉盒内壁消融崩溃,强光照耀而来,玉盒其他五壁几乎同时瓦解,苏云、莹莹和玉太子立刻感受到死亡到来的大恐怖,肉身性灵似乎要化去一般!

“那金棺中的人出来了!”苏云绝望,面对这道音和光芒,他没有任何应对的办法!

就在此时,一个巨大的墙壁翻转着冲来,苏云顾不得细想,双手抓向那面墙壁,强光从墙壁四边扫过,墙壁后则是一片安宁。

————去看过中医了,下午去拿药,药房要熬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