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app下载安装污大全

..co,最快更新爱欲横流最新章节!

当然,封行朗感叹大儿子动作够快,并不是说他的泡妞速度,而是大儿子处理他自己跟封团团感情的动作!

毫无疑问,这是大儿子对封团团出言不逊的反击。

明知道不应该让叔妈林雪落担心的,但封团团还特意跑去家里煽风点火的告诉了林雪落她儿子是为她殉情服毒的!

试问有哪个母亲能受得了自己含辛茹苦养大的孩子为了爱情而殉情自杀?何况儿子的美好人生才刚刚开始呢!

所以封团团的动机,就不那么纯粹了!

也许她只是想让叔妈林雪落知道:我跟儿子是真心相爱的,不要再横加阻拦了!不然,其恶果就是儿子会为爱殉情!

封团团还是太年青了!她的所作所为,只会更加恶化她跟封林诺,以及叔妈林雪落之间的关系!

正常情况下,做为一个母亲,都很难接受一个让自己的孩子做出殉情这种残忍事件来的儿媳妇!

也许为了自己的孩子,这个母亲或许表面上会妥协;但在内心深处,这个母亲无论如何都不会再接受这个儿媳妇了!

这就是一个母亲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可在一时冲动之下,封团团压根就没能考虑到这一点儿!所以说她还是太年青了!

气质美女户外清新写真 一袭白衣宛如仙子

盯看了那张照片良久,封行朗微微叹息一声,接着追问起了丛刚。

“这女孩儿,叫什么?家庭背景之类的……都调查一下!”

“这不太好吧?”

丛刚幽声调侃,“只是跟儿子谈个情、说个爱……就要调查人家祖宗十八代?”

“让调查,就去调查!”封行朗微厉,“废什么话!”

“抱歉……这活儿我不接!另请高明吧!”丛刚淡声。

“毛虫子,又跟我玩高冷是不?”

封行朗急声,“我要排除一切对诺诺有危险的因素。”“人家就一小姑娘……能给儿子带来什么危险?要真觉得一个小姑娘都能让儿子觉得危险……那索性把儿子每天顶在头上带着吧!千万别让他单独出门,因为外

面的世界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危险了!”

丛刚一通嘲讽和奚落,让封行朗无言以对。

隐忍着心底的怒火,封行朗龇了龇牙,“丛刚,在调侃我是么?讽刺我是么?我的父爱之心,被这般捉弄……觉得自己很牛叉?”

“只是觉得太过小心翼翼了!”

能感受到封行朗憋屈的怒意,丛刚言语温和了不少,“以儿子自身的强大,足够应付外面的那些危险了!要相信自己的孩子!”

“光我相信有什么用?这小命儿只有一次,诺诺差点儿就……”现在想来,封行朗还有些心有余悸。

“小命儿不是还没丢嘛!再说了,我都承诺给儿子陪葬了,是自己瞎操心!”丛刚浅声换息,“跟林雪落,无论是智商还是情商,双商都呈现出了急剧退化的趋势!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瞎操心点儿也好,至少能锻炼一下们已经脆弱不堪的心脏!

“丛刚,老子没空,也没心情跟耍嘴皮子……诺诺不是亲儿子,所以能摆出一副高冷的姿态,这我能理解!”封行朗嗤声。

说真的,封行朗这没心没肺的话,听得人心能寒死!

在第一时间丢下自己的孩子跑去急救中心的人,是丛刚;

半夜为他儿子追凶的,也是丛刚;

给他儿子用自己的身体试药效的,还是他丛刚!

说来说去,还是丛刚的内心足够的强大:因为他早习惯了封行朗这样的恩将仇报!

“要了解人家小姑娘,去问儿子不就知道了!”

丛刚还是和风细雨的作答了封行朗,“得空了多照照镜子……再这么操心下去,那脑门估计能反光了!”

“……”这说话的腔腔,听着怎么这么耳熟?这死虫子是在故意学自己吗?

“这小姑娘的事,暂且搁一边;诺诺的安,得保证好!”

在封行朗看来,让丛刚逞点儿口舌之快得了,保证儿子的安才是第一位。

“这是在瞧不起林诺的义父河屯么?人家可是英国皇室钦封的什么爵。有他保护着儿子,一根汗毛都少不了!”

丛刚对封行朗的脾气,是越发的好了。也能耐着性子跟封行朗耍嘴皮子。

“毛虫子,我只相信!”封行朗煽情上一句。

“别……我已经过了听别人一表扬就更为卖力的年龄!”丛刚微声。

“行了,诺诺就交给了!这几天辛苦点儿,回头我会好好的补偿!”

不等丛刚跟他尥蹶子,封行朗抢先把电话给挂了。也就等同于丛刚默认这几天会保护好大儿子封林诺的。

这是一如既往的无赖!

……

白公馆里,林雪落还在安慰情绪不太稳定的袁朵朵。

挨打的白图图却像个没事人一样继续玩他的机器人。只要小P股不着地就行。

“雪落,也看到了……能感受到我这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吧?”

袁朵朵跟前的茶几上,被丢了一堆蜷成团儿的面巾纸,“真的,我一天都不想跟白默这个白痴过了!我就带着图图走!”

“得了,别说气话了!”

林雪落给袁朵朵递送着面巾纸,“宠着图图,白默宠着豆豆芽芽……这不很好吗?要们夫妻都宠着图图,那豆豆芽芽怎么办?这样多公平!”

“他宠女儿归宠女儿,但他打图图干什么?一生气就把图图往死里打……我看着都害怕!”

袁朵朵嗅着鼻子,“老娘真想拿把刀跟他对着干!真担心哪天图图被白默那个渣货给失手打死!”

“别胡思乱想了!白默怎么可能真打死图图呢!图图也是他自己亲生的啊!打个P股能打死人?朵朵,太情绪化了!”

林雪落长叹,“白默就是女儿奴的性格太明显了一点儿!加上图图又到了调皮捣蛋的年龄……”

“妈咪,爹地的电话。”

林晚晚将作响的手机送来给妈咪。或许是亲眼目睹了白图图被暴打了一顿,小东西表现得特别的乖巧。

有种杀鸡儆猴的效果!

“接吧!告诉爹地我们在朵朵干妈家。”林雪落许可了女儿接听丈夫的电话。

“爹地,在哪里啊?我是晚晚……”

手机刚一接通,封林晚就抑制不住心头的恐惧,跟亲爹撒娇起来。

“爹地在回家的路上呢……怎么了,又挨妈咪凶了?”封行朗听出了女儿的泣音。

“妈咪没有凶我,是……是大白叔叔他……他……”林晚一时还没组织好自己的语言。

“是大白叔叔凶了?”封行朗紧声问。

“大白叔叔打图图弟弟了……打得好凶好凶……晚晚好害怕!爹地过来接晚晚和妈咪回家吧……晚晚不想待在大白叔叔家了……大白叔叔刚才可怕得像个魔鬼一样!”

说着说着,跟爹地撒娇着的林晚就泣声起来。

“晚晚别怕,爹地这就赶过去接和妈咪!乖了,先跟妈咪离白默那个混蛋远点儿!或者去找袁朵朵帮忙!”

虽然白默没打自己的女儿,但吓着他女儿了,也是罪不可赦的。

“朵朵干妈还在哭呢!她也被大白叔叔凶了……朵朵干妈好可怜。”

或许在林晚的认知里,哭的那个就是弱者。

“呵,袁朵朵这回竟然干架干输了?白默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爷们儿了?”

在封行朗看来,白默顶多就是个怕老婆的女儿奴。

“妈咪在安慰朵朵干妈……朵朵干妈说她要拿刀去跟大白叔叔对着干!”

这便是一个十来岁孩子从大人对话里听来的关键信息。

“晚晚,邢十四在白公馆门外守着吧?要觉得不安,先给他打电话!爹地这就赶过来!”

最重要的,当然是妻子和女儿的安危。

“晚晚,别胡说了!”

雪落听到女儿越说越离谱,便起身从女儿手里拿回了手机,“行朗,别担心,白默打了图图几下P股,朵朵爱子心切就急哭了……没什么大事儿!”

“那也不能当着我女儿的面儿乱打人!心灵阴影多大啊!”

封行朗低哼,“我马上赶过去!反了那小子了,敢打孩子凶老婆?!”

“雪落,一会儿等封行朗来了,让他劝劝一根筋的白默吧!必须让他意识到,打孩子就是不对!”

袁朵朵哼着气,“瞧瞧封行朗多宠孩子啊!家仨孩子长这么大,他怕是连手都没舍得打过吧!”

“好好好,等封行朗一来,我就让他去劝白默!”

原本雪落是来白公馆里倾述以寻求安慰的,却没想却成了安慰别人的人。

古语有云,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那是一点儿都不假啊!

半个小时后,封行朗以兄长的身份坐在了白公馆的客厅里。白默一家都被叫来了客厅。

“白默,当着那么多未成年儿童打孩子……手得多贱呢?”“朗哥,是图图先调皮捣蛋的!在雪落嫂子的咖啡里放柠檬汁,还把芽芽的膝盖磕碰了……我就打了他几个P股而已!难道我一个当父亲不能教育自己的孩子了?看图图那

混小子,都快被袁朵朵宠成个问题儿童了!”直到现在,白默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觉得妻子袁朵朵把封行朗都叫来了,简直就是多此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