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乐美app改名后叫

君无邪望着她。

空气里有淡淡的儿童乳液的香气,跟她原本稚气精致的小脸一样,都透着淡淡的苹果香气。

他紧抿着唇,盯着她的小脸看了又看。

刚刚他那样粗暴地对待她,但是她的眸光里没有半点惊恐之色,她目光平静,举止淡定,这让他怀疑她之前的瑟瑟发抖是否是假装的。

这样的姑娘,她是谁:“先告诉我,叫什么名字?”

她垂下脑袋,很是挣扎:“、放我走,可以吗?”

不愿意面对这个问题,甚至得寸进尺希望他放走自己。

她也是因为知道他的本性如何,才会敢这样开口对他说话,赌赢了,她平安回归祈亲王府;赌输了,大不了当她没说!

“不行!”他脱口而出,随之认真问:“先回答几个问题再说!在我身边,已经待了多久了?”

妹妹救了他的命,这还是五年前发生的事情!

也就是说,她在他身边已经相伴了至少整整五年吗?

自她10周岁的时候,父皇御赐了金禧宫作为她的嫡公主宫殿,让她自立门户,时至今日,他每天晚上雷打不动地过来陪着她用晚餐。

性感唯美风

原来,他陪的都是她吗?

女孩闪亮的眼睛里也有着明显的伤感:“我、是真心将当亲哥哥般的,可我也有我的国家立场。如今我沦落在手里,要杀要剐,做主!至于别的,我没什么可说的!”

君无邪心头一窒:“亲哥哥?”

“对!”她用力点点头,又道:“我很抱歉,欺骗了,我一直很努力演的妹妹,也一直很努力想要将对的伤害降到最低,如果不发现我,再过一两年,我该是假死的。”

君无邪闻言一惊:“那个和尚说的都是假的!是为了给做铺垫的!”

她不着痕迹地闯入他的生命里,不跟他打一声招呼,还要以决然的方式离开,再没有回到他身边的可能!

他震惊地望着她,期待她的解释。

她却不再言语。

君无邪的胸口剧烈地起伏了两下,上前一步,用力握住了她的双肩!

这一瞬间,他也说不上自己是恼怒,还是害怕!

他焦躁地问:“叫什么名字?快说!”

她很是抱歉地望着他,似乎不愿意说。

这副抗拒的模样,落入他的眼中,心中更是焦躁恼火!

“我拿的发丝样本跟我的做过比对,我们该是表兄妹的关系!对吧?”

他话音刚落,成功地看见了她面色一紧。

君无邪指尖轻颤着,僵硬地收回,侧过身不再看她一眼!

她果然是他的表妹!

平复了呼吸,他似是坐着剧烈的思想斗争:“看在救过我的份上,也看在这么多年在西渺并未害过谁的份上,的身份,我可以暂时帮保密!”

少女惊喜地望着他:“真的?”

他点了个头:“真的!只要将真正的无瑕送回来,我便设法送回国。该明白,她本就是我的妹妹,本就应该留在自己的家里,所以我这个要求并不过分!”

她紧抿着唇,一言不发!

君无邪悄悄抬起眼皮,看了眼她倔强不语的姿态,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僵硬了。

拿过桌上的面具递给她:“戴上吧!父皇下午该回宫了,万一被他发现是细作,的下场绝对比死更惨!”

见她情绪怏怏地伸手接过,他又道:“我先出去处理军务,晚上过来这里吃饭,一切如常!”

他又深深看了她一眼。

有种拍照的冲动,却生生忍着。

转过身,大步朝着屋外而去!

“太子哥哥!”

她唤了一声。

君无邪转过身望着她,目光中已经少了那份粗鲁将她抱入卧室的不寒而栗。

她刚要开口,他却先道:“以后只有两个人的时候,不必叫我太子哥哥。”

想说的话就这样忘记了,她诧异地问:“那叫什么?”

他掩唇轻咳了一声:“自己想。”

她问:“表哥?”

他“……”

君鹏由宁国太子亲自护送到机场,交与西渺的左将军,登了西渺的航班,回去了。

下午三点,倾慕终于回到了太子宫,却接到了大头从部队打过来的电话。

他在电话里说:“殿下!我真的非常感谢您!”

这段时间,他虽然在这个人的身体里面,但是毕竟是鬼附身,并不是真的融于一体的一个人。

他在训练的时候,或者夜里做梦的时候,很多情况下都会不自然地移魂,自己发现后再回归身体里。

前阵子刚到部队,他去补军籍里的体检一项,结果检查结果是他没有脑电波。

军医们都吓了一跳,可是他活生生站在大家面前,最后大家一致认定是机器故障,他自己也吓了一跳,喊着肚子疼,就跑了。

但是,倾容上午给他送的药丸,他以阴灵之眼就看见药丸颗颗带着灵力,服下一粒之后,这具身体之前的记忆片段蹦出来一点点,在他脑子里一闪而逝。

他知道,这是他正在与这具身体融为一体!

虽说是倾容大老远过去送的药丸,但是如果不是倾慕惦记,这世上断然不会有这样的药丸出现的。

“大头,我大皇兄昨晚熬夜议事,今日一早给送药,可有好好谢谢他?”

倾慕心知倾容想要大头,所以他帮着说了两句好话。

结果,大头却道:“谢了!不过,我要更感谢太子殿下给我重生的机会!我觉得这一整瓶吃完之后,我就是个真正的人了!我真的太感谢太感谢太子殿下了!我大头这一生,做牛做马,生是您的人,死是您的鬼!”

倾慕轻叹了一声。

他尽力了,可这家伙太忠诚了。

“好好训练吧。”

“是!大头一定好好训练,坚决不会辜负您的期待!再见!”

倾慕从车里下来,刚刚走到太子宫的厅门口。

一阵优雅的钢琴音律飘动而出。

他抬头望过去,便见倾蓝坐在二楼厅里的白色三角钢琴前,认真弹奏着雪豪新教他的简单的小夜曲。

没有过多复杂的指法,左右手稍微配合一下,就可以演奏的简单的小夜曲。

倾慕笑了,觉得倾蓝弹的真是不错的。

一曲毕,他第一个为倾蓝鼓掌,清越的笑声直直掠进倾蓝的耳中:“二皇兄弹的不错!很好听!我一夜没睡,原本困怠的很,现在一听,精神气爽了!”

倾蓝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上来!有首曲子太长了,我想要雪豪教我,但是他也不能天天待在这里,他也要去公司跟他姐姐一起上班,我也不好意思总是麻烦他。”

“好!”倾慕一口答应!

他开心地往楼上跑过去,伸手接过了五线谱的时候,口中随着音律哼了起来。

倾蓝笑着道:“我去下洗手间,马上回来!”

“好。”倾慕继续哼。

这曲子明显是一首歌,还有前奏跟副歌,只是被省略了歌词。

倾慕嘴角噙着笑意,一时出于好奇,打开了语音搜索软件,将其中副歌部分的旋律哼了出来。

顷刻间,《小幸运》三个字出现在他的手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