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字幕网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在看到电话是封行朗打来时,丛刚的眉宇轻浅的上扬了一下。

“死到哪里了?”

一出口,便听得出封行朗的脾气里满带着燥意,“一个保镖,现在都不用跟我每天做汇报工作了?”

“正跟菲恩喝茶呢!”

丛刚看了菲恩一眼,淡声道。

“呵,个狗东西到是挺悠闲的啊?”

不爽的封行朗也见不得丛刚爽,“谁给的自由?”

“嗯,知道了。”

有些话,是不方便当着他人说的。

“知道妹啊!!”封行朗不爽的呵斥。

“嗯,好!申城时间后天早晨回。挂了。”

短发妹子身穿和服短裤手拿鲤鱼旗嬉戏写真图片

很好的上演了一出答非所问。

但丛刚已经把封行朗想知道的问题,逐一回答了他。

“它妈的要是敢挂老子的电话,就特妈的别回申城了!”

一般情况下,封行朗很少会给丛刚面子;

二般情况下,他也不会给!

总之,在封行朗眼里,丛刚就应该是个没有自尊的附属品。

他的面子根本就不重要!

“嗯,回去详说。”

不等封行朗继续谩骂自己,丛刚便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不回申城,那是不可能的!

他不但会立刻回申城,而且还会带上一份儿大礼!

通过颂泰先生那低姿态的言语,其实菲恩已经猜测到是谁打来的电话了。

但为了给丛刚留足面子,他也没开口多问什么。

“颂泰先生,需要我随机跟您一起回申城吗?”菲恩问道。

“不用!刚在默尔顿家族里立足,不适宜长时间离开!”

丛刚的目光落在自己的手机上。不同于寻常的智能手机,丛刚的手机看起来要特别一些。

“颂泰先生,请相信默尔顿生物科技的技术!我们一家可是靠您活命的,害不了您,也不会害封行朗的!”

菲恩看丛刚的面容凝得有些生冷,便又多承诺了几句。

“多心了!”

丛刚淡淡一声,“可能是我年纪大了吧,挺惜命的!”

惜命不假,但惜得更多的是封行朗的命!

丛刚本以为,只要给封行朗扎上一针就成的;却没想还有十四天,也就是身体之中一个水循环时间的不良反应!

如果反应强烈,还会秒睡?

那岂不是要一天二十四小时看着那个本就不好伺候的家伙?

另外的七天,会精神过度亢奋?

那要是封行朗变着法儿的折腾自己……想想就脑仁疼!

“颂泰先生,第二代和第三代试用者,就在默尔顿生物科技公司里,我现在就领您去看看他们现在的身体特征!”菲恩温声说道。

“好。劳烦了。”

丛刚淡应一声后,便继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菲恩读不懂丛刚的所想,但隐隐约约能感觉到:丛刚似乎比以前更为多愁善感了!

想想也是,接下来的十四天,将是他的另一次炼狱!

因为丛刚也拿不准封行朗在这十四天内,会闹腾出什么样的花式来!

也不知道自己扛不扛得住!

又不能像个孩子一样把他锁在家里,让他足不出户……

得找个什么办法,让他在这十四天里能‘听话’一点儿呢?

丛刚再次陷入了沉思之中!

……

从御龙城吃过晚餐的,封行朗父女俩坐上了回封家的劳斯莱斯。

“晚晚,要不我们今晚去毛虫叔叔家吧?”

感觉父女俩回封家,也挺凄凉的;封行朗便提议去启北山城。

“不去!那里有一片坟地,阴森森的我害怕!”

从中午到晚上,都没能见到,也联系不上封十五的林晚,整个人都蔫蔫的。

“不是有爹地嘛!爹地会保护的!”

封行朗探身过来,将女儿拥在怀里。

“爹地,今天真的冤枉十五哥哥了……”

林晚嗅着有些泛酸的鼻子,“真的是我吵着要去淑芳斋吃榴莲小饼的,十五哥哥担心吵着开会,这才被我给逼出来的!”

林晚清楚:十五哥哥之所以不肯出现,肯定是因为爹地今天凶了他。

“多大的人了,被我凶几句还生气上了?”

此刻的封行朗还是没有站在封十五的角度去思考问题。

并不是说封行朗不仁慈,不慈爱;只是事关他的宝贝女儿,那个存在感弱的一方,自然会被他忽视。

要今天的事儿发生在封十五和一个陌生人身上,封行朗肯定不由分说的维护义子封十五。

换而言之,就是女儿林晚的要比封十五重要的多!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爹地,以后不要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凶别人!十五哥哥一直都很尊敬的,这么是非不分的凶他,多让他伤心难过啊!”

此刻的林晚,或许比封十五还要难受。

原本她是来御龙城感谢封十五的,却没想十五哥哥竟然被渣爹给狠狠的凶了!

“十五那小子可没想得这般脆弱!他今天应该是真有事儿出去了!”

封行朗捏了捏疲乏的眉心,“对了晚晚,肚子还疼吗?我让御龙城的厨子给煲了祛寒气的暖身姜糖茶,喝点儿?”

“不想喝啦!”

林晚托腮皱眉,“爹地,我是不是很任性啊?害十五哥哥挨骂!”

“怎么还在纠结这事儿呢?是不是十五跟说什么了?”

封行朗微微蹙眉,“他怪了?”

“没有啦!是我自己太任性了!”

林晚心里莫名的难受了起来,“都告诉是我自己要出去的,还一个劲儿的怪别人!别人受委屈也会难受的好不好?!”

“晚晚,这是怎么了?”

封行朗倾身过来安慰女儿,“就算我骂十五那小子几句,他也能受得的!谁家孩子还不被长辈训斥来着?!”

“我不想跟说话了!”

林晚推搡开贴近过来的渣爹,一个人靠在车窗上看着暗沉沉的夜空。

“那想怎么办吗?”

封行朗柔声问道,“让亲爹给封十五道歉?”

林晚摇了摇头,“算了,已经错怪了,道歉又有什么用呢!都是我不好!”

“……”封行朗深深的目光凝视着黯然神伤中的女儿,忍不住的猜测:这个封十五,自己不就说了他几句么?竟然敢在他女儿面前甩脸子?!

非要逼着他这个义父给他道歉么?

真够可以的!

不过当时的封行朗,压根就没往情和爱方面去想。

即便觉得女儿有可能会早,那早的对象也只会是严无恙。

因为严无恙跟女儿晚晚的年纪相仿。而且那小子对女儿晚晚也有点儿意思。

但女儿晚晚所表现出来的排斥,让封行朗宽心了不少。

感觉严无恙那小子应该是没戏了!

至少在这几年内,自己的女儿是看不上严无恙那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的!

感觉到了女儿的不开心,以为女儿只是因为自己冤枉的封十五,封行朗便拿出手机,给封十五拨去了电话。

林晚都已经打了一下午的电话了,可就是打不通。而且换了GK风投员工的号码,也还是没能打通。

本以来自己的渣爹也打不过十五哥哥电话的,却没想下一秒竟然就打通了!!

难道十五哥哥刚刚开机的?林晚立刻凑近过来侧耳细听。

封行朗索性按了免提。

“义父,您有什么吩咐?”手机里传来封十五恭敬的询问声。

“十五啊,下午去哪儿了?我去御龙城怎么没见着?”

封行朗幽声问道。根本没把上午训斥封十五的事儿放在心上。

“回义父,我下午去了一趟税务局,去处理了一下御龙城里的事宜。”

去没去税务局,不得而知;但封十五的确有故意回避的嫌疑。

“哦,原来是出去办事儿了!”

封行朗哼吁一声,“我还以为上午我说了几句,就跟我尥蹶子呢!”

“哪儿能呢!不敢的!”封十五呵声笑了笑。

“十五啊,无论是,还是大诺或是小虫,只要欺负到晚晚,或者把晚晚置身于危险之中,我这个当爸爸的都会凶!而且还是那种六亲不认的凶!”

封行朗侧头瞄了女儿一眼,“要知道,晚晚妹妹就是义父的命,她少一根寒毛,我都会心疼的!”

“知道了义父。”

封十五柔声,“上午的事儿,是我没考虑周全,让您担心晚晚妹妹了!”

“知道就好!”

封行朗松了松领口,“这是,要是换了诺小子,我直接上脚踹他的小兔崽子了!”

“那多谢义父您脚下留情了哈!”封十五哼然一笑。

其实吧,封行朗也就是嘴巴上发狠而已,无论是大儿子封林诺,又或者是小儿子封小虫,他都舍不得上脚踹的。

女儿林晚更是不可能了!

凡事都是能迁就则迁就,已经宠溺到不像话了。

“对了十五,一会儿给晚晚妹妹送点儿夜宵来吧!嗯……要那种吃不胖的,不油腻的,能暖身暖心的那种!再给义父弄点儿雪花牛排、佛跳墙之类的!”

封行朗这般折腾封十五,只是想让女儿知道:即便亲爹骂了这小子,这小子也得乖乖的伺候他!

亲爹我,就是这么的豪橫!

“好的义父,两个小时内给您和晚晚妹妹送去!您稍等着。”封十五随即应好。

挂断电话的封行朗,看向若有所思的女儿。

“听到了吧,十五那小子根本就没有生亲爹的气!”

封行朗探身过来亲了女儿一下,“开心点儿嘛,给亲爹笑一个……”

等林晚意识到自己被渣爹亲了一口时,为时已晚!便嫌弃的在自己被亲的脸上又蹭又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