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在线app免费下载

锁链上,一道道符箓光华亮起,加上青铜剑落下的剑芒。

牢房内亮如白昼。

而后光华很快消失。

符箓光辉依次熄灭,一道裂痕,出现在秦城落剑之处,然后快速扩大。

砰!

道纹锁链断裂开来,朝着周芹方向不断延伸。

最终,困着周芹的锁链全部破碎。

秦城深吸口气,看着缓缓起来来的母亲。

周芹此时满眼热泪,秦城同样激动无比。

直到今日,自己经历千辛万苦,终于救出了母亲。

“孩子,你受苦了。”周芹将秦城抱住,泪水抑制不住留下。

这二十几年来,她每天忍受巨大的折磨,唯一支撑她没有疯掉的动力,就是孩子。

楼顶上的短发单眼皮少女活泼可爱

就是秦城。

今天,此时此刻,她终于可以抱一下她的孩子。

秦城同样身躯轻颤。

过去二十几年,他也无比想念母亲。

走出囚牢,重新来到地面。

周芹微微遮住眼睛,显然有些不适。

“北川,带我母亲去秦门修养。”秦城说道。

母亲周芹,被京都武道协会关押二十几年,这里对她来说,完全是伤心地。

秦城也不想母亲触景生情。

周芹没有拒绝,只是问道:“孩子,你不去吗?”

“妈,我门口还有些事情处理,一会就到。”秦城笑道。

门口那些老武痞,自己该打发掉了。

否则自己回到秦门,这些家伙也追到秦门。

母亲还怎么调养休息。

听完,周芹一愣。

“师祖母,您有所不知。”许北川将门外的事情说了一遍。

“城儿,你打算怎么办?”周芹看向秦城。

“打他们一顿,赶走。”秦城随意道。

“那样没用。”周芹摇头。

“你今天打走,他们明天还会来,难道你天天和他们切磋?”

“那就重伤几个,让他们知难而退。”许北川说道。

“那样更差。”周芹判断道:“城儿是秦门门主,现在声望正佳,对方找你切磋,你却伤人甚至杀人。而且对方还是老者,别人会如何看待你。”

“师祖母说得对啊。这事真难办。”许北川挠了挠头。

“这也就是这些人的依仗,你不敢对他们下狠手,但他们可以不断缠着你。”

“那怎么办,难道真的要躲下去?”秦城也无奈了。

自己这等实力,现在却被几个老头逼得出不了门?

“要不要我找个麻袋,把他们全都打一顿丢出去。”叶尊道。

秦城和许北川同时给了他一个白眼。

这时候敲闷棍,傻子都知道是谁干的。

“城儿不用担心,把他们叫进来,我有办法。”周芹却笑了,颇为自信。

秦城也有些好奇,不知道母亲会怎么解决这件事。

“门主,不好了,这些老头越来越嚣张了。”

几人正说着,有门人从外面跑了进来。

“门主,您快去看看吧。”

秦城走到门口,顿时脸色一黑。

对面广场上,此时多了几道条幅。

上面赫然写着:“秦门主不用怕,我们不伤害晚辈。”

“秦门主既然在家,为何不敢相见。”之类的话。

还有个老头,拿着个大喇叭,不断说着同样意思的话。

“这些家伙好过分,好想揍他们一顿。”

许北川气得牙痒痒。可惜自己修为不够。

虽然这些老头无耻,但可都是实打实的大武宗境界。

“城儿,叫他们进来吧。记得,第一次打,要用雷霆手段,瞬间击败他们。但不要伤人。”周芹提醒道。

秦城点点头,吩咐一声。

顿时武道协会大门洞开。

对面的众多武者一愣。

“各位前辈。”许北川走了出来,一拱手道:“我们秦门主,刚刚回来,休息了片刻,知晓几位有切磋的心愿,所以特地让我前来,请诸位进府一叙。”

说完,许北川做了个请的姿势。

几个武者对视一眼。

“怕什么,他还能吃了我们不成?”白发老者哼了一声,径直走了进去。

到了他们这么岁数,生死基本置之度外了。

他们唯一的念头就是扬名。

若是能击败秦城,就算第二天就挂了,他们都感到可以瞑目了。

一群老武者陆续走进协会大门。

秦城就站在大厅对面。

白发老者见到他,笑眯眯道:“老夫乃是求仙派掌门,听闻秦门主修为惊人,特来以武会友。”

“一样,我是南川赵家家主,也来和秦门主切磋。想必秦门主不会拒绝吧。”

“东山天穹帮,也是过来凑凑热闹。”

一群老者,都是围拢过来。

看秦城的眼神,就好似狼看到了羊。

秦城脸上带着温和笑容,心里却暗骂。

这些老武痞,仗着年龄大,倚老卖老。

嘴上说话客气,只为切磋,以武会友。

自己若打伤他们,立刻就会落得个不敬老,没有武德之类的名声。

但如果打起来,他们输了也不丢人,要是能打个平手,甚至取胜,那可就是大出风头。

击败秦城这个响亮名声,连带着自己门派或者家族,都大有好处。

“你们前辈,都是找我切磋是吧。”

一番客套完毕,秦城直入主题。

“秦门主这是有时间了?”

那求仙派老者眼前一亮。

“我先来!”

“不,我来的最早,我先来。”另一个老者道。

“我年纪最大,我先来。”一个最老迈的武者叫道。

一时间乱哄哄的,所有人都争抢和秦城交手。

“大家不要争了。”秦城挠了挠耳朵。

“我的意思是,几位前辈都久等了,晚辈不好意思让各位再等下去。所以……”

秦城笑着一招手道:“你们一起上吧。”

全场瞬间安静了一秒。

“秦门主,你是在开玩笑吧?”一个老者皱眉道。

“不对不对,我们群殴像什么话。说好是一对一切磋的。”另一个老者道。

“对啊,这样就算赢了,又有什么意义,胜之不武。”白发老者也思索道。

“几位前辈误会了。”秦城依然满脸笑容。

“即便各位一起上,依然可以对外说单挑击败我,我之所以叫大家进来,就是因为没外人。”

这些老者听完顿时眼前一亮。

一起上,赢了还能算单独击败?

秦城,这么嚣张?

他们感觉,扬名立万的机会来了!